转角即逝

[盗墓笔记]殊途④

是一个男人,穿着一件看不清颜色的连帽衫。

我心里有点发毛,也不知道这人是生是死,如果死了起尸怎么办?不过我清楚是不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的,毕竟从我刚才碰到的手的触感来说就算死了也不过几个小时而已,是不会起尸的。

但是在这幽深恐怖的环境里,我总是会下意识的把事情往不好的方向想。思量了一会儿,我决定去看一下,我吞了口唾沫,壮着胆子接近那人。

等我挪到了足够近的地方后,我一愣,因为我发现那个男人没有死。虽然很微弱,但以我这两只都是0.5视力的眼睛来说,我确实看见了男人稍微起伏的胸膛。

我仿佛有了莫大的勇气,赶忙爬到了那人的身边,这么一近距离接触,我发现男人的身上都是血,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我把手机往上移了点,让我看见了男人的脸,随即我睁大了眼睛,妈呀怎么这么帅!

天地良心作证,我说这句话绝对不是因为我是基佬,有一种看见了帅哥的兴奋感,而是因为这个男人是真的帅!

我心里很郁闷,这年头,随便一个人拉出来都比我帅是怎么回事。

越想越烦躁,正当我想要站起来朝男人踢一脚的时候,一抬头就发现那人已经睁开眼睛正盯着我看,我身子一抖,手机差点就掉地上了,我反应迅速的站起身,向后退了几步,有些尴尬的向那人说到:“那啥…兄弟,你醒了啊。”

他没说话,还是静静的盯着我。

[盗墓笔记]殊途③


我的记忆到这儿就停了,接下来的事我也就不知道了,突然我一拍脑子,想起了个事儿,老板呢?

我四处张望了下,这儿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也不知道有哪儿躺着个人,我抓了抓后脑勺,心里一阵犯难。

我把手机从裤兜里掏了出来,也幸亏这山寨机没在那场雪崩中完蛋,我打开屏幕,借着微弱的光打量着这里。

这里似乎是一个山洞,面积不大,也有水源,这从我手下感觉到的土地的湿润就能知道。

我心里开始嘀咕起来,本来不是在雪山吗,怎么就一个昏迷的时间就到这了。

老板也不知道去哪了,我不会就一直困在这儿吧,不行不行,我打了自己一个耳巴子,试图让自己清醒些。我站起身,顺着山洞的墙壁开始摸索,希望能找到出去的路,结果这一摸索,就出事了。

我似乎是摸到了一个石块,没一点防备,就这么按了下去。

完了!我的脑子瞬间就闪过了这么一个词,平常老板带我下墓的时候,也没见我这么点背过啊!

我眼睛一下就闭了起来,等待着未知的危险,结果等了半天也没一点动静,正想睁开眼骂娘的时候,整个人就这么腾空的掉了下去。

我艹这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就一瞬间,还没等我骂完呢,屁股就碰着了地,我心里懵逼了,这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我庆幸起了自己命大,手就这么随便往旁边一摆,突然摸到了一直冰凉的手。我大叫起来,反射性的把手抽了回来。

我快速的向后退去,连忙把手机横在面前,借光看清这个不明物体。

这么一照我倒是看清了,是个男人,靠在墙壁上,穿着一件看不出颜色的连帽衫。

[盗墓笔记]殊途②

老板的名字叫做张清河,据他自己说是一位古董买卖商,不过我可是不相信的,哪个古董商人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带着一大堆要去盗墓才会用的东西啊!

带也就算了,最主要的是居然全部都扔给我让我来抗,看着前面全身上下没拿任何东西,只有手里一个手电筒的老板,我有些愤愤不平:“老板,你为什么不拿东西啊,你这是敲诈童工啊。”他听了这话,转过头冷笑一声,说:“你有见过哪个老板自己拿东西的?还有,别往自己脸上贴金片,不害臊。”

我顿时就觉得有些苦逼了,自己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个黑心鬼呢。

在跟着走了几步后,我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停了脚步问老板:“老板,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啊?好像是……轰隆轰隆的。”

老板也停了下来,屏住呼吸在听,忽然,他脸色一变,骂了一句,“艹,有人在顶上引发了雪崩!”

“什么?”

雪风变得更大了,我还没听清老板说的话,就见他一把扔掉了手中的手电筒,开始往后跑起来,见我还没动,朝我吼了起来:“蠢货!把所有东西扔掉,跑!”

“啊……哦!”

我一下甩掉了背上背着的所有东西,跟着老板跑起来。刚才听到的轰隆声越来越大了,好像再朝我们靠近一样,我抽空回头看了一眼,只是一眼我就忍不住骂了起来。

卧槽!雪崩!

一座小山似的巨型雪块在迅速的朝我们接近,而且距离还越来越近了,再这样下去,不到几秒我们就会被吞没啊!

我向老板大喊,“老板!有什么办法吗!”我拼劲了力气在喊,唯恐他听不见。

他没回答我,我能听见轰隆声几乎就在我们背后了,在雪块接近身体前的短暂时间里,我感觉到老板拉着我的手连滚带爬地迅速奔向雪坡中部的一块巨大的岩石,我希望这块岩石能够使我们不被大雪埋葬。但即使有巨石阻挡,狂暴的雪崩还是将躲在岩石后面的我跟他给盖住了。几秒钟以后,我就感到一种巨大的压力从身体上方传来,让我的五脏六腑都疼痛欲裂,紧接着,我昏迷了过去。

[盗墓笔记]殊途①

我抹了一把脸,开始回忆我到底是犯了什么事才会到这儿鸟不拉屎的地方的。

时间回到五个小时前――

“喜马拉雅山脉 ,藏语意为雪的故乡。位于青藏高原南巅边缘,是世界海拔最高的山脉,其中有110多座山峰高达或超过海拔7350米。是东亚大陆与南亚次大陆的天然界山,也是中国与印度、尼泊尔、不丹、巴基斯坦等国的天然国界,西起克什米尔的南迦-帕尔巴特峰,东至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处的南迦巴瓦峰……”在这茫茫雪幕中,为了不让我的脑子被冻成冰棍儿,也是为了显著一下我的智商,我讲起了我们这次目的地的基本知识。

旁边穿着羽绒服的老板看了我一眼,说到:“行啊你,准备工作做的不错啊。”我笑嘻嘻的,也步伐艰难的凑到了他的身边,“那是,老板,你都不知道我为了这次的行程做了多大的努力。”我本来想让他再夸夸我的,谁知道他只是撇了我一眼,嘴里不知道是轻视还是蔑视――反正这两个词都一样――的笑了一声,他抬起头,望着遥不可及的雪山,说:“这是最基本的,如果你准备做的不好,那下场就只会是死。”

他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语气突然就低了下来,配上他说的那话,寒气一下就从我的脊背涌了上来,我不知道那一瞬间我在想什么,结果等我想说点什么的时候,他又恢复到了之前的样子,淡淡的说了句走吧。

我知道老板的背景跟过去很复杂,但我从来就没在意过,他那副样子最多就23、24岁,一个人二十几年能经历什么啊,平常嘻嘻哈哈跟他说话的时候也没见他生过几次气,所以我以为也就这样了。但直到刚才,我才隐约明白,或许老板真的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说真的,在我二十年人生里,我从来没想过我以后的轨迹会变成这样,要知道,在几个月前我还是一个正在苦恼以后生计问题的大学生呢,而现在我居然变成了一个盗墓贼的同伙!(虽然老板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他只是一个古董商人,但谁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